设置

关灯

第005章 一代帝师上岗了(1/3)

    小心的将打火机揣好,拿起一个石头开始继续砸那些坚果,然后放到已经烧热的石板上炒。一面做着这个工作,赵兴就教导赵雍道:“你刚刚说的是不对的,如果百姓这么说,那将引起一场斗殴,如果是你这样的人说,就将是一场家族械斗。”然后斜眼有意无意的看了下忿忿不平的赵雍:“如果国君这么说,就会灭国。”

    赵雍就撇撇嘴,那就表示,你这是无君父不忠诚的狡辩,我懒得理你这种危言耸听。

    一面砸着坚果,赵兴低着头继续教导:“我的就是我的,你的就是你的,虽然咱们现在共患难,但这一点一定要分清楚,这是原则,这是规矩。原则不能破,规矩不能乱,这是大道。万物生发消亡,都有规矩,规矩产生大道,大道不行,则天下不宁。礼崩乐坏,造成天子失势。天子失势,则群魔乱舞,天下大乱,造成百姓流离失所,继而诸侯狼狈奔走,让人人自危不能自保,才有了现在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,让赵雍肃然起敬:“先生言,大道啊。”赵雍也开始帮着做活,然后感慨赵兴的学问道理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认为我这个宝贝好,你就要拿去,那等于你就是在定下一个规矩,一个深埋祸根的规矩。既然我的是你的,那么当然你的也就是我的。而一旦你的不能成为我的,我就有足够的借口和理由,将你的东西抢过来,而不会被认同这个规矩的周边人所阻止和责备。到那时候,这个天下就没有正义和公理,有的只有拳头和刀剑,有的只有暴力强权。如此这伟大灿烂的文明,就将倒退回野蛮。你这就是在犯罪,是对全人类的犯罪。”

    为了一个小小打火机的拥有的权力,赵兴不惜将这一件小小的事情,上升到无限高的道德和历史的高度,赵兴也算是煞费苦心了。

    “而当初,赵秦先祖是为兄弟,周天子分封两人,一个去西面给秦王牧马,一个到晋国开垦荒地。同样的血脉传承,都继承了好勇斗狠。好吧,这个词说出来有点贬义,贬义是什么?褒贬不知道吗?就是损你的意思。”结果差点砸了手指,让他不得不聚拢精神说正题。

    “但为什么秦据西北苦寒之地,却成强秦,而赵据沃野膏腴却不能服秦,只能和秦拉锯争斗?”自己的语言词汇太前卫,怕赵雍不懂。太不懂,自己这种治国大道的教导,就等于是对牛弹琴,于是就不放心的问了句:“拉锯你懂吧,鲁班可是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发明了这些东西的。”

    “鲁班我知道,但拉锯不知道,不过,先生,您继续说我们和秦的区别。”

    “孺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