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010章 患难中的兄弟之情(1/4)

    出去烧一灶水,希望再给赵雍喝点热水,他会好的块点,这是妈妈教的办法,妈妈的办法都是有效的。赵雍的病在高烧,只要退烧了,也就没事了,两个人就可以走出这个让人痛恨的地方,实现两个人的宿命。

    蹲在灶前烧水的时候,他才感觉自己的肩膀很疼,用手一摸,一手的血。这时候,赵兴才知道,感情那个小老虎不是没有战绩,他还是抓伤了自己,不过是当时自己本能反应的块。自己紧张,没有感觉疼罢了。

    自己负伤了,这事很严重,不能救一个,死一个。

    于是咬着牙吸着冷气,将自己的肩膀衣衫脱下,摸索着比量了一下伤口的长度,压一压,还好,血已经止住了,看着准备给赵雍换药留着的大半个马粪包,最终还是捏了一小捏,珍惜的撒在了自己的伤口上。

    不能多,找这一个,就差点要了自己的命,而赵雍的伤情还不知道怎么样呢,应该给他留着。

    一滴水,掉到了伤口上,很咸,煞的伤口生疼,赵兴很纳闷,老天下雨不下盐水啊。

    一只手指,在他的伤口上慢慢的摩挲,带着哭音的赵雍声音在后背响起:“以后,再也不许你为我冒险了。”

    赵兴就无力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:“那老小子真没骗我,哈哈哈哈。”然后就欢唱的大笑起来,一直莫名其妙笑到流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赵雍转过来,拿起那剩下的大半的马粪包,一股脑的全部涂在了赵兴伤口上:“老师,哥哥,以后再也不可为我犯险了,我不能失去老师,不能失去哥哥。”边说边哭,边胡乱的帮助赵兴包扎伤口。

    赵兴淡淡的道:“好啦,好啦,你已经加冠,是个男子汉了,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?你应该像你的列祖列宗那样,流血不流泪的。”

    赵雍就满眼热泪,咬着嘴唇拼命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好了,有没有力气和老师哥哥去刚才的地方?我可是杀了一只老虎的。”

    赵雍就有些慌乱和惧怕。

    拍拍他的肩膀,站起来,再次拿起了剑:“我们是赵人,赵人不死就不言恐惧生死。再说了,兄弟同心,其利断金,怕什么,我们晚上吃虎肉。”

    赵雍就猛的抓起了自己的宝剑,坚定的点头:“兄弟齐心,其利断金,好。晚上,我们吃虎肉生虎胆。”

    小老虎没有跑,因为它死了,也没有老虎爹妈准备找赵兴复仇,因为它是按照老虎的生存法则被踢出来单过。有了自己领地的老虎,一地称王,从此生死由天,和父母无关。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